当前位置:首页>艺术资讯>艺术家资讯 > 《刚柔相济.博怀观远.》
《刚柔相济.博怀观远.》
作者:徐文明 点击数:849 来源:紫云轩 发布时间:2018-01-30 10:04:55
摘要:刚柔相济.博怀观远.简论画家温黎明的焦墨山水兼其它  我从来没有见过画家温黎明本人,只是在艺术微信圈里,看到过她的照片和她的作品。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她那特有的与众不同的艺术家气质和那双即温和又深邃似乎要穿透厚坚古重的中国焦墨岁月的眼

刚柔相济.博怀观远.

简论画家温黎明的焦墨山水兼其它


  我从来没有见过画家温黎明本人,只是在艺术微信圈里,看到过她的照片和她的作品。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她那特有的与众不同的艺术家气质和那双即温和又深邃似乎要穿透厚坚古重的中国焦墨岁月的眼睛。而她的作品则以简而不失苍劲,又富于变化的笔线似乎在还原先贤们古朴的众妙法门。

她的艺名也很有意思,泰山老六。想必她在家中排行老六,抑或是她有一帮画家群,而她在群里排行老六。她的目光和她的艺名一样,有一点山东人的倔强和个性,又有山西人的柔和与智慧。单纯从她个人透露出的少许信息,就可以断定她是一位很有个性的画家。

“天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刚”。中国的毛笔由细若游丝的根发组成,柔若无骨,是至柔之物。中国的焦墨画,却含有较强的至刚元素。焦墨,言外之意是干焦墨线。画家以焦墨作画,除以少许的水化开墨块以外,则一心一意展示自然生态里的艺术再现。传统中早期的物象,简单以黑白分野,以水破墨,分五色,加留白则有六色。这六色之变,可化生事物的不同格调形态,手法多变。而焦墨则不然,它是以毛笔蘸墨汁多寡和以笔锋的轻重缓急及顺逆横直变化等多种笔法,展示大千世界的须弥芥子之变。这种以柔弱无骨,化作刚劲和锋芒的过程,是中国笔墨最具民族特色傲视世界艺术之林的功夫。所以这“变”预示着焦墨的“难度”。泰山老六温黎明,就是敢于在“难上”行走的画家。关于温黎明,我读过著名画家孟鸣先生写过的关于她焦墨山水的一篇文章,叫做《黑山世界里的激情赞歌》。在这篇文章里,有一段话引起了我的注意。文章说:“记得有一次,她刚从太行山写生归来,带回来厚厚一摞写生作品让我看,然而这些写生作品顿时让我看懵了。”这短短的几句话,透露出一点信息告诉我,温黎明是一位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画家,她浑厚的焦墨艺术,不是凭空想象出来的。作品中令人思索的画意,是她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结果。

”时间移动着\所有的已知\未知\挥挥手\我知道我依然存在\无风的傍晚\古琴悠扬浑厚的深沉\撞击着红灰色的空气\我的鱼\安静看着远方\悠然自得\在它原有的位置上\默默地游\只是不见了\昨日周围的\涟漪\涟漪......。“这是温黎明多年艺术创作实践积淀的一首诗。也是她心中古朴悠扬的一幅画。昨日的涟漪已经一圈一圈的渐渐的散出她的视线,如今的安静和悠然是她厚重思想的沉积。有鉴于此,可以端倪温黎明作品的意境。我是在想,她的艺术生命中一定尘封着遥远的故事。当她展开空空如也的宣纸,一开始幽冥混沌,在不断的沉淀与积淀过程中,意笔隐隐约约而来,在无、白、空、虚、清中产生物象的微妙,一如老子”有物混成“。于是他拿起天下至柔之笔,化生苍劲、力量、沉雄、厚重、古拙、疏朗。让人陷入沉思、流连、怀远......。

温黎明焦墨作品的风格,与老子的宇宙观有着极深的渊源。她个性鲜明的黑白艺术,当源于古代传统的阴阳学说。老子论道”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有物混成“。温黎明眼中的“道”,当然是她眼中空、虚、无的一张宣纸。她心中的无中生有,就是在空、虚、白、无中化生的意笔。“所有的已知、未知”“我知道我依然存在,古琴悠扬着浑厚,撞击着红灰色的空气”。这诗意暗涌着先贤们的哲理,也是她不断积淀的艺术思想和体现过程。很难想象,她用生命之水化开的焦墨,怎样演绎她心中的“一花一世界,一木一浮生”。怎样演绎他心中刚柔相济,博怀观远。

温黎明娴熟多变的笔法和这种笔法控制所创造的焦墨艺术品,并不局限于山水画面本身所体现的欣赏价值,她的“勾、皴、擦、点”的变化所表现的是她高超的技艺和审美意识的修养。有人将焦墨山水画“点染设色”,这或许丰富了画面的色彩和作品本身的装饰性、欣赏性。但温黎明认为如果将“染”的手段用于焦墨山水,则焦墨作品的艺术价值会大打折扣。她坚持认为焦墨山水,必须独立于水墨艺术和彩色艺术之外,以保留其原滋原味。

秋山自有秋山象,天际阔而地亦苍。这是她焦墨山水系列里的一幅秋山图。品读这幅画,你会感到焦墨艺术的本质和她笔下高超的技艺和这种技艺带来的审美视差。她用连绵不断、高下相盈,婉转回环,音声相和的辩证美学观演示山川的奇骏。目光所及,她焦墨作品的画面幽深、遥远、高耸。黑白的微妙变化让你切身体味她演绎的苍劲、力量、雄沉。道法自然。整幅画面没有任何“染”的痕迹,但是你却发现她“勾、皴、擦、点”的变化所带来的“染”的生动。这是画家心的力量。不由得你不赞叹她作品的浑然天成和画面的古拙、厚重、苍健、甚至金属感带来的铿锵。唯有技艺和思想本质的飞升,才有画面的境界。

 “常无欲观其妙”。画家心中的"妙”是什么。历史上有一部关于画学的书,叫做《芥子园》。芥子就是道家口中的”妙“。画家的众妙法门就是“芥子”。在这部书里,无论你是多大的“徼”,都精微为”妙“。妙就是微言,画里的山川河流展示的天地之魂就是大意。所以中国画一定要微言大义。温黎明的焦墨作品其精微之处,就是抓取写生带来的须弥芥子之变,以古拙的笔意,优美而又苍劲的线条演绎他心中祖国山河的雄沉与奇骏。所以读起来,才津津有味,才有感官、视觉和心灵的刺激。

在艺术创作中,也许对“有物混成”这种道家学说独到的视觉。温黎明的山水墨色,画面氤氲,弥漫着欲仙欲醉的“墨气”,同样有可圈可点之处,令人叫绝。在笔者眼中,一团一团墨云,近景繁茂,如临其境却又“云深不知处”。温黎明的水墨山水,虽然无款,我却读出她心中的一句古诗,“云深不知处”。这两幅用笔娴熟的水墨作品,一幅以几株瘦削高挑入云的稀树在飘逸的墨云笼罩下,弥漫着曲径通幽,禅心木深的禅意。而高天深处和蜿蜒崎岖的小阶留白,折射着晶莹剔透的光熙。另一幅以山峦笼罩的晨雾和蜿蜒消失在雾气中的石阶入画,画面墨色雄浑,笔法古拙,线条苍劲。画面虽只截取了崇山峻岭的一小部分,但却深刻展示了大山整体的力量与奇秀,其隐藏深处的神秘则激发读者的探索欲望。中国山水画里深远、平远、高远的智慧,在她这两幅作品的演绎下,淋漓尽致。

 “天下皆知美之美,斯恶也”。如果你把重彩视为鲜艳繁锦,那就不一定美了。中国画里边的世界,始终存在着辩证的审美意识。有无相生、高下相盈、难易相成是中国画不可或缺的道家辩证元素。灰白、洁白、浅白是一种美,焦黑、浓黑、淡黑也是一种美。繁是一种美,简更是一种美。就艺术情感和她所展示的大写意墨荷而论,她的“墨荷”之美不在花的浓艳,而在颈的坚挺疏朗,在叶的淡泊舒卷,用笔的简朴、古拙。从而微妙展示墨荷的美感视差。她的墨荷风格即当代又不失古朴。她以长短、粗细不一的古拙的线条讲述荷在岁月的风影中摇曳的故事。“看取莲花净,方知不染心”,这是她繁华终归平淡的艺术境界,这是她出污泥而不染的人生价值取向。她在散文诗《静听荷咏歌》说“它包容万物,把我所有的遐想与无奈以及我波动的心境,都化作一种平和”“让我......静听荷塘咏歌”。《静听荷咏歌》咏叹的就是这样一种生命的“平和”。人生本该如此,宠辱不惊,去留无意,原是有所为,有所不为的价值观。温黎明的黑白艺术是滋润着她心灵不可复制的一味良药。

我在读美术家的作品时,不太注意他们头顶上的五色光环,时间久了,养成了只对作品说话的习惯。其实靠作品说话,是画家真实的功夫。

“我知道我依然存在,古琴悠扬着浑厚,撞击着红灰色的空气”。温黎明的黑白艺术,散发的古拙、厚重和力量,让笔者沉思。







 部分作品欣赏:







上一篇:《黑山世界里的激情赞歌 》刍议温黎明的焦墨山水画
下一篇:最后一篇